經濟日報:中國經濟新動能已經開始聚集

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並迴應當前經濟熱點——
中國經濟新動能已經開始聚集

       2016年我國經濟總量預計將突破70萬億元,增量約爲5萬億元

       今後一段時間將迎來新一輪經濟上升週期

       預計春節前可編制完成2017年度鋼鐵煤炭去產能方案,“殭屍企業”將加快退出關停

       中國的總槓桿率在主要經濟體中處於中等水平,並不明顯偏高

       國務院新聞辦1月10日舉辦新聞發佈會,國家發展改革委主任徐紹史對當前經濟熱點問題作出了迴應。徐紹史表示,2016年我國經濟總量預計將突破70萬億元,增量大約是5萬億元,這個增量與5年前年增長10%的增量基本相當,相當於1994年的中國經濟總量,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表現是突出的。

       作爲黨中央做出的重大部署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年來成績顯著:“三去一降一補”初見成效,去產能年度任務已提前超額完成,市場化債轉股和企業兼並重組有序推進,實體經濟成本有所下降,重點領域補短板也取得積極成效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國際上贏得了更多的認同,一些知名的國際機構、媒體都認爲,隨着關停落後產能、企業兼並重組、債轉股、資產證券化等工作的推進,中國經濟新動能已經開始聚集,今後一段時間將迎來新一輪經濟上升週期。”徐紹史說。

       針對輿論廣泛關注的“死亡稅率”等話題,徐紹史表示,一些個案具有其特殊性,不必過分解讀。此前,財政部、國家稅務總局分別從稅制改革和稅負構成的角度作了分析和迴應,結論是我們國家宏觀稅負的水平總體上並不高。“事實上,對這個問題分析既要看到絕對的成本,也要看到相對的成本;既要看個案,也要看總體;既要看成本競爭力的指數,也要看構成指數的具體數值,全面考慮上述因素,做客觀科學的比較分析。”徐紹史說。

       徐紹史舉例道,去年1至11月份,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百元主營收入成本同比下降了0.14元,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同比提高了0.26個百分點。初步測算,去年在降低企業成本方面大數大概1萬億元左右。其中,通過“營改增”等舉措減稅降費約5500億元,通過電煤價格聯動、輸配電價改革等降低企業用能成本約2000億元,利息負擔下降約787億元,物流成本降低約350億元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對於近年來吸引外資和境外投資出現的新變化,徐紹史表示,中國政府支持有能力、有條件的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的對外投資活動,參與“一帶一路”的建設和國際產能合作,既有利於我們的產業轉型升級,也有利於推動跟世界各國的務實合作。與此同時,境外投資、對外投資中也出現了一些不夠理性的傾向,可能會引起對投資國和投資目的地國都不利的風險,對此要加強引導。當前,對大額非主業的投資和一些不規範的投資行爲進行真實性、合規性的審覈,引導企業審慎決策、精準投資、理性投資是必要的,但支持對外投資這個政策沒有變也不會變。

       在談及去產能與煤價上漲關係時,徐紹史坦言,去年鋼鐵煤炭在去產能的過程中,價格波動確實比較大,“究其原因,一是前期超跌,二是庫存的回補,三是主動減產,四是政策預期。但總體上來看,供需基本面沒有根本性的改變,價格波動是一個短期因素的綜合結果,它也符合經濟穩中向好、需求增加的趨勢”。

       據悉,針對上述情況,國家發改委與相關部門、行業協會共同採取了有序釋放高效先進產能、引導電煤企業簽訂長效協議、規範價格指數編髮、強化鐵路運力保障等措施,進行了有效應對。徐紹史表示,預計春節前可編制完成2017年度鋼鐵煤炭去產能方案,“殭屍企業”作爲“牛鼻子”,將加快退出關停。同時,要守住安全生產、妥善安置職工、依法依規和誠信履約、保證穩定供給這四條底線。

       有觀點認爲,高槓桿是中國面臨的一個重大風險。徐紹史說,從近期國際清算銀行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測算數據看,結論基本一致,就是中國的總槓桿率在主要經濟體中還是處於中等水平,並不明顯偏高。他表示,分析中國的債務問題,有三個角度很重要:一是中國的債務有高儲蓄率做支撐;二是中國主要是內債,外債比例很低;三是企業槓桿率高跟國內的融資方式有關。

       “高儲蓄條件下的槓桿風險相對較小,這與其他經濟體有所不同。從國際經驗看,外債更容易引發債務危機。由於我們的資本市場不發達,所以大量的融資方式是銀行貸款這種間接融資爲主,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比重不高,所以企業負債水平較高。”徐紹史解釋道,去年10月份國家發佈了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槓桿率的文件,受到了有關方面積極響應,目前已有23家企業籤訂了市場化債轉股框架協議,協議總額超過3000億元。

       “考量中國經濟應該有兩個視角,一是中國經濟進入了新常態,它的速度在變化,結構在優化,動力在轉換;二是要看中國經濟的態勢、走勢和趨勢,這樣你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。還是那句話,2017年我們有信心、有條件、有能力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。”徐紹史說。

       本文摘自:《經濟日報》

信息來源:經濟日報
2017-02-17